主题颜色

干着“太监活”的安监科,是不安全生产的帮凶

  跟着老贾在安全监督科工作3年,我明白了一个道理——安监部门,往往就是不安全生产行为的帮凶。

  老贾是国内某造船厂的安监科科长,已过了知天命的年纪,稀松而谢顶的头发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,职场斗争的残酷。

  老贾常常自我解嘲,“安监科科长这个活,是个太监活。”太监是什么?净了身的废物,上要巴结皇上,下要制约下属,权利没有,责任不小。

  放在现代企业管理来讲,总经理就是皇上,干活的工人就是下属——安全监督的责任就是,上要保住总经理,不能让安全事故责任的大帽子扣到了总经理的头上;下要安慰干活的工人,告诉他们,企业的安全工作是特别到位,且合规守法的。如果有安全事故出在你身上,那是你个人安全意识不强,习惯性违章所导致的。

  只要一次事故伤亡小于3人,发生几次都可以

  从2008年到今天,造船业越来越不景气了,造船厂业绩年年下滑,压缩成本迫在眉睫。

  船厂压缩成本有两个办法,除了减员,就是削减安全设备的维护成本。客户要求一定要满足,这笔钱决不能省,就只能从自己人身上“薅羊毛”。

  问题也随之而来——安全设备的维护要省钱,那“设备安全”就成了一句空话。

  钢丝缆绳不用油润滑,时间长了就会断;梯子上的螺栓锈了不更换,爬梯子的人就容易摔下来。大家都清楚,这样的省法是拿工人的生命安全做赌注,可管理者只关心两件事,一个是剩余价值,另一个是死了多少人——根据企业的规定,人员伤亡事故达到较大安全事故级别,整个部门全年安全奖金及部门经理的年终奖都会被扣除。

  一天,老贾开会回来,长吁短叹。

  部门经理找老贾谈话,明确告诉他,“国家定义的较大安全事故,是一次死亡人数超过3人,你一定要确保每次安全事故的死亡人数少于3人。”

  老贾跟经理据理力争,“没有维护设备的钱,如何保证人员安全?”

  经理也是爽快人,两手一摊:“我的要求已经告诉你了,怎么做是你老贾的事。现如今企业进入赔钱争市场的关键时期,要钱肯定没有,标准肯定也不能降低。你老贾能干就想办法干,不能干,我就换人来干。”

  老贾争不过,只能回来改文件。怎么修改?当然是发散思维,换个角度思考问题。

  例如,船坞吊车上的钢丝一旦没有定期维护更换,钢丝断裂,必然造成人员伤亡。于是,原本一次可以运输4个人的吊车,现在就规定一次只能运送2个人。就算出事,最多也就死2个。

  事故死亡人数少于3人,至于这种事故发生了一次还是两次,就不重要了。

  安全不过只是一块遮羞布

  对于企业来说,安全和效益永远是对立的。剩余价值才是永恒的话题,安全不过只是一块遮羞布。

  老贾就碰到过这样一件事。

  那段时间,造船厂的生产进入关键时期,船东催船期催得紧,企业人手不足,来不及临时招聘熟练工,就只能要求工人加班。

  原本工作12小时,休息36小时的工作制度,被硬生生改为工作24小时,休息24小时。很快就有工人在半夜加班作业的时候,把自己的手指切断了。

  工人要求申请工伤赔偿,生产部经理找到老贾,“工人申请了工伤赔偿,那我们部门的全年安全奖就全泡汤了。怎样才能让工人不报工伤?”

  老贾微微一笑,“这事交给我好了。”

  他很快找到受伤的工人,劈头就问:“你为什么受了伤?”

  工人说自己连日加班,过于疲劳。

 

 

  “加班期间有条规定,你这个工种每连续工作2小时需要强制休息半小时,这点你做没做到?”

  “工头安排的工作量巨大,我要是休息了那半个小时,就不能按时完成工作,到时候公司扣我钱,谁来赔偿我的损失?”工人说。

  老贾泰然道:“生产的事情我不管,何况别人都能完成工作,独你不行?是你的技术存在缺陷。现在你违反安全规章在先,且有连续违章的记录,属于习惯性违章屡教不改,你这种情况,按规定是要严肃处罚的,只怕,你的工作是保不住了。”

  工人很快慌了神:“那贾科长,你看这事怎么办才好?”

  老贾拍拍工人肩膀,一脸“慈祥”,“你的手指头不过是断了而已,去医院做个小手术就能接上。如果这手指头不是在工作期间断的,公司工会能从人情考虑,为你安排一点治疗期间的救助费用。等到你康复出院,再来为公司出力,公司也会适当安排的。”老贾说完,递给工人一支烟,再问:“你为什么受了伤?”

  “在家剁排骨剁到了手。”

  这就是安监科的作用。

  假作真时真亦假

  “向国外同行学习”,是前些年领导出国考察提出的口号。老贾作为公司的骨干,陪同参观过日本某造船厂。

  考察的那几天,老贾看到日本基岸吊车在大风天气下作业,稍有鄙夷地说:“在这种情况下,按照我们的作业标准,一定会停止作业的。因为风力超过6级,吊车高空作业存在安全隐患。”

  他显然忘记了,自打有了“吊车不能在超过6级的风力中作业”这项规定,数年中,不论本市的风力有多大,我们船厂的“局部风力”从未超过6级。

  看到日本工人给船舶系缆,手上套有专业的手套。老贾点头称赞:“我们船厂在带缆时也要求工人必须佩戴安全护具。”可他忘记了,我们公司配发给工人的手套,才几毛钱一副,根本不是带缆的专用手套。

  在分析日本安全作业危险源的时候,他还特别指出日方遗漏的地方,感叹道:“我们国内制作安全作业危险源的时候,要比日本方面细致太多。”可他忘记了,他亲自制作的,比如“办公室大理石地面太滑,容易让办公人员摔倒”这一危险源的制定目的,是为了给某领导一个公费购买防滑鞋的机会。

  工作了三年,我渐渐明白,安全监督部门从来就没有独立性和监督性。

  资金运用、人员安排的权利都握在管理者的手中,安监科人员存在的主要意义,就是帮助他们为不安全行为寻找借口,开脱罪责。

 

  假话说多了,人就会骗自己。像老贾这样,职业生涯太长,似乎就很容易忘记,自己不过也是在工作中牺牲了良知的、无数普通人中的一员而已。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
责任编辑 :esafety (易 安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,不 能 转 载 ! )

分享按钮

热播视频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