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颜色

规矩

老丁好喝酒,喝好酒,不喝赖酒。

 

老丁喝酒有条件。老丁在单位是安监员,管区队标准化考核。矿上有规定,好的奖励,不好的处罚。奖励谁,处罚谁,都有标准。其实标准是摆设,老丁才是定盘星。谁好,谁坏?标准不会说话,老丁会说话。老丁拿着标准说话,很大一部分掺杂了个人情感。有了这权利,老丁就有了喝酒的能力。单位的钱,奖谁是奖,岂能白奖?

 

老丁下区队考核标准化,像模像样,很有水准。一上午完成的工作,非要分成上下午。上午看制度、看资料、看机制,下午看现场、看施工,照单打分。一丝不苟。有时候,老丁指指点点,骂骂咧咧:“你们这是哪家的标准啊?还想要奖励,要狗屁吧!”有时候老丁连连点点,赞叹不已:“你们结合实际,创新安全管理,严格标准落实,很好,很好。”老丁着急了,就想喝酒了。这其中的道道儿,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。看出门道的人,立马陪上一脸笑,拉住老丁说啥也不让走。老丁就半推半就,找一家饭店,一瓶酒落肚,就有了感觉。也有不看眉高眼低的,耷拉着脑袋一语不发。遇到不长眼的,老丁情绪更是激烈,能把一件小问题无线上纲上线,由此及彼,说施工不标准,不说施工不标准,说员工执行力不强,说安全管理水平差,说领导能力不行。总而言之,老丁会把这事当做反面典型通报出来,不但把人打倒在地,还要踏上一只脚,让人很难再翻身。老丁高兴了,不仅是想喝酒了,还有另外一种意思。菜过五味,酒过三巡,头重脚轻,迈出去的脚好像踩到棉花包上,脚下踉跄头脑晕乎,吼一会儿,泡一会儿,既联络感情又愉悦身心。那叫一个痛快。如果老丁高兴,下月先进还是你。如果老丁不高兴,他既能把你捧上去还能把你踹下来。不服不中。

 

别人服老丁。小马不服。小马是掘进队的组长。他给老丁讲理:“我哪里比他们差了,他们当先进,我咋就是后进?”小马讲道理。老丁讲规矩。小马讲规矩。老丁讲标准。小马讲标准。老丁讲阅历。小马讲阅历。老丁讲企情。鸡对鸭讲,牛同羊说,驴唇不对马嘴。俩人说不到一块儿,吹胡子瞪眼杠在了一起。区队老张忙把小丁拽了出去。老张一边拽,一边半真半假地推搡着小丁:“疯了你了,丁老实你也敢惹!”丁老实就是老丁。老丁气喘吁吁地说:“小子,张果老倒骑驴看唱本——咱走着瞧!今后,你的标准化要是能过关,我的丁字就倒着写!”

 

事后,小马冷静下头脑,找中间人三番五次给老丁赔礼道歉。老丁不吃这一套:“说一句话,难道这就能算完!”“不算完。”小丁满脸赔笑,“我在市区最豪华的枫林阁酒店请客赔礼。”

 

请老丁不能仅请老丁,还得请中间人老张、老王和老杨。老张是小丁的师傅兼副队长。老王是区队队长,既领导小马,认识老丁,还和老杨是朋友。老杨和老丁不仅是同事,还是无话不说的哥们儿。酒桌上,小马道歉喝酒还不行。老丁还趾高气扬、喋喋不休:“我走过的路比你走过的桥多,我喝过的酒比你喝的水多,我下井抓质量管考核的时候,你小子还不知在哪儿穿开裆裤玩呢。嗬,你有种,你仗着一把蛮力竟然敢给我耍横。实话告诉你,我不想让你过,你就是再好也过不去。咋了?我管这个,我有这个权力……”

 

老丁越说神情越激昂,越说强调越高,好像老天爷老大,他是老二似的。

 

突然,老丁懵了、傻了,张嘴结舌得愣了。老杨以为是老丁犯了急病,回头一看,顿时也瞠目结舌,说不出话了……

 

这时,原来从酒店的衣帽间走出了三个人。个子高的是安监处长,身材矮的是纪委副书记,另外一个是安监科长。小马初生牛犊不畏虎,把老丁举报到了矿上,以身做饵,演了一折“鸿门宴”。

 

老丁看安监处长,看纪委副书记,看小马,追悔莫及:“嘿……”

 

老丁第二天被调离了岗位,到基层区队当了一名工人。没人请喝酒了,老丁真戒了酒,滴酒不沾了。

 

接替老丁工作的是小马。小马是矿招聘质量考核员应聘上的。但小马却把老丁的规矩改了,下区队验收既不吃饭又不喝酒,丁是丁,卯是卯,先进还是后进都以标准数据为依据,照样把工作干得风生水起,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
责任编辑 :前车之鉴 (易 安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,不 能 转 载 ! )

分享按钮

热播视频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