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颜色

安监员老迂

老迂不姓迂,姓于,叫于文章。甭看他叫文章,却是嘴里含着冰块化不开水的粗人。煤矿井下采、掘知识,没有他不知道的。要他讲,讲不出一个青红皂白。要他写,更是半天憋不出几个字。很多人都说:老迂这是狗肉不上桌子,好吃,但上不了台面。

 

老于之所以叫老迂,是他脑子一根筋儿,不会藏奸,不会耍滑。为人处事,一条道儿走到黑。死脑筋。现在这种人吃不开。他这死犟,不是假死犟,是真死犟。别人是不到黄河心不死,他是见了棺材也不回头。这种人,喊他老迂,一点儿也不屈。煤矿安监科本来是一个肥差,混好了,玩好了,有吃有喝倍是风光。混不好,也图一个清闲。晚入井,早升井,走马观花转一圈,工资奖金也不少。老迂不行。科里怎么安排,他就怎么执行。科里要他盯采煤工作面。他就盯在采煤工作面,一个班也不挪地方。机头机尾、上下隅角、安全出口、移溜拉架,哪儿危险盯在哪儿。不但盯,还指手划脚地说:这儿不行,哪儿不行,这样干活安全没保障,那样工作危险系数大。这些他不说,采煤班长也清楚。采煤班长嫌他啰嗦,说:你不说话能把你当哑巴!老迂吃了闭门羹,老实了片刻,便又开始了啰嗦。采煤班长为了简化操作流程,采煤机组割煤后移架不及时,空顶时间长。老迂指着采煤班长的鼻子说:你这是违背作业规程,如果不改正,我就分析你!嗤。采煤班长说,你不懂,不要瞎咧咧,我这是优化操作流程,提高吨煤工效。老迂从装班中餐的挎包里,掏出一个本子,神情激愤地要采煤班长睁大眼睛好好看看。采煤班长瞅了一眼,张嘴结舌的,半天没说一句话。还真有老迂的。老迂将他们单位的作业规程复印了一本。证据确凿,事实难改。采煤班长急得直抓眉头,说:老迂,你就不能出去溜一个弯?不能。老迂说,我的岗位职责就在这儿。哎呀,这个老迂啊,真不知叫人说啥好了。

 

除此之外,老迂在制止违章逮“三违”方面也不可理喻。科室有指标,每人每个月两个指标。这种出力不讨好,净落仇人的事,别人凑够指标便干打雷不下雨,喊起来一个样,落实起来又是一个样。但到了老迂这儿,他是见一个逮一个。只要你敢违章,他就敢分析。采煤队有一个愣头青,号称滚刀肉,天不怕地不怕。当然,更不怕老迂。有次在泵站睡觉,被老迂逮一个正着。那人看了老迂一眼,没有动地方。老迂怒火攻心,拽着他要升井分析。三言两语,话不投机,俩人扭打成一团。愣头青把他的工作服撕掉了袖子、拽开了裤裆。他把愣头青的上岗证硬是卡了过来。你跑了和尚,跑不了庙。有证件,不愁你乖乖就范。愣头青奋力挣脱开他的撕扯,说:今天升井,我给你没完。老迂说:都是两个膀子扛一个脑袋,我要是怕了你就不姓于!前一阵子,采煤工作面过断层。采煤矿长来调研情况,见工作面工人畏手畏脚,放不开膀子干工作,便嫌老迂碍事,要他和自己一块儿升井。老迂揣着明白装糊涂,嘴里应者,就不动地方。采煤矿长急了,说:你们按我说的干,有我在,老迂他还能翻了天!老迂不说矿长,盯着施工人员说:这样做是违章,只要你们敢干,上去我就分析你们。采煤矿长说:你敢!老迂说:我怎么不敢。我不但分析他们,还要分析你违章指挥哩!

 

老迂就是这样一个人。人见人烦,活没少干,却落了很多不是。职工评议,他得票最低;领导打分,他还是最低;答卷考试,他仍是最低。科室改革,执行末位淘汰。老迂就从安监科调到了采煤队。

 

作为曾经滚摸爬打的同事,我们临走请老迂吃了一顿离别饭。举杯换盏期间,有人劝慰他:只要有能力,在哪里都是人才。其实采煤队也不错,收入比安监科要高。马犟伤力,人犟伤财。还有人说,老迂,到了采煤队你的脾气可要改一改了,千万不能再一条道儿走到黑了。

 

我们说着,老迂听着,偶尔咧嘴笑笑,笑出一眼泪花。最后老迂说:离开安监科,我就不打算去采煤队报道上班了。

 

同事问他:你不上班去干什么?

 

好好歇歇。老迂说着,掏出一张医疗诊断书。上边写着:肺癌,晚期。

 

我们这才发现曾经身强力壮的老迂,如今已经瘦了很多,就连脸上的颧骨都凸显了出来。

 

你……我们突然感觉老迂的迂腐是一种职责所在,更是一种难得的人性升华,不禁一时间心情沉重到了极点,老迂……你咋这么傻啊?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
责任编辑 :前车之鉴 (易 安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,不 能 转 载 ! )

分享按钮

热播视频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