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颜色

老安全与小安全(小小说)

  车间只一个安全管理岗位,却有两个安全员。老安全员姓阎,阎师傅还有两个月就退休了,车间主任找到他说:“阎师傅,按说该让你早休息俩月的,可小陆才毕业,安全监督这行您最清楚,经验最丰富。您呀再辛苦点儿,带他一段,就当又收个徒弟,您的徒弟可够多的了!”

  阎师傅的徒弟的确不少,而且处级的科级的都有,大家说可惜阎师傅学历不高,不然现在也有一官半职了。老阎还是小阎时,就接班进了厂,说是初中毕业却没念满。一晃快四十年过去了,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这大半辈子是闻着汽油味过来的。”

  都说人到了岁数脾气会长,别人不知怎样,老阎头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。若是撞见哪个小年青没戴安全帽就在管道纵横、高塔林立的生产现场跑,能把你祖宗八辈骂出来;哪个施工队来车间干活儿都相互提个醒:小心点,别叫“阎王爷”给抓住。脾气大归大,阎师傅的技术可没人敢小瞧。他对整套装置就像对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,哪块出了问题只要阎师傅到场,摸摸看看症结就能找出来了,不服不行。

  车间主任提到的小陆,是厂里少有的几个安全管理专业院校生之一,和所有年轻人一样有活力有热情。这两年厂里应安全管理的要求,逐步让一些院校生走上安全技术岗位。随着QHSE体系的建立与运行,安全管理早已超出几本票据和台帐的范畴,规范化程序化科学化成为发展趋势。据说在国外,安全管理已是相当重要的学术课题了。

  小陆入厂不久,正赶上厂里搞风险识别评价,按照“全员参与”的原则,各单位都搞相关的培训。小陆的知识派上用场了,呵,那理论一套一套的,这个“模式”那个“概率”的,术语一大堆,光评价方法就弄出好几套来。老阎听天书般的听了几次,心想:得,这些东西怕是退休了也啄摸不透的。

  不明白归不明白。老阎的脾气可上来了。只因上次小陆讲完课多说了两句,说什么以前的管理粗放,安全工作基本是打补丁,哪儿有问题就补哪儿,又说以后系统化什么的。“以后的”阎师傅没去听,“以前的”可听的清清楚楚,这话别人听了不觉怎样,但老阎不这样认为。什么打补丁,敢情我以前属打补丁的,嘿!这多年没出一回事故容易吗?到你这小黄嘴里就成了打补丁的了。老阎憋着气,又不便说。心里的疙瘩却是留下了。

  生产装置检修是最累的时候,一停车,车间就成了大工地,塔上塔下都是人,钢板、电机等材料到处都是。老阎领着小陆逐个检查盲板情况,盲板几百块呢,对着盲板图,俩人爬上爬下。正走着,小陆突然感觉自己的衣领被人狠劲一拉,一个趔趄差点没坐在地上,再看老阎一脚踢开地上的一根电缆,冲着工棚里的几个工人就发了火。小陆这才发现电缆有一处裸露接头,刚才就搭在脚前的钢板上,一惊之下,小陆暗暗佩服阎师傅经验老到。

  容器内动火前要做动火分析,且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动火;这些做完了,正式动火前还要做明火试验。小陆正要打火,又被阎师傅一把扒拉开:“你小子不想活了,像你这样真要‘响’了第一个伤的就是你。”老阎侧过身去,引着火,手从旁边往入孔一抖,人已闪到一旁。“记住,不能桩子似的站在入孔前。”小陆望望老阎远去的身影,心想:这有些东西书本上还真没有哩!

  检修后不久,阎师傅就要退休了。车间专门摆了桌送别宴,主任首先举杯说:“阎师傅,您为车间安全工作把了一辈子关,劳苦功高。”于是大伙纷纷举杯,轮到小陆时,小陆说:“阎师傅,和您在一起学了不少东西,长了不少见识,还真舍不得你走。”阎师傅把脸一绷:“我不走,你怎么定岗呀?”

  小陆一下子羞红了脸。老阎抿一口酒,叹一口气:“唉!小伙子别当真,吐陈纳新是自然规律,说心里话,你刚来的时候,我老觉得你讲的那些都是纸上谈兵,墙上的画就图个好看。这段时间你没少学,我也没闲着,你那些东西真不错,可惜我是退休的人了。”

  小陆举杯说:“哪能让您闲着,那不是浪费资源吗,我还准备随时登门请教呢!”

  俩人碰了杯,阎师傅酒一进肚,舌头就不灵光了,但他心里却敞亮了,经过两个月的交往,老阎对面前这个青年越来越放心。老阎说:“咱爷俩这就算交班了,有一样你小子记住,安全无小事,责任重泰山!”说着他重重拍了拍小陆的肩头,仿佛真的放下了担子。

 

  那天,俩人喝的真不少。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
责任编辑 :红心 (易 安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,不 能 转 载 ! )

分享或转发本文